一卷4、王乃乃的老母机风二枸一拐一瘸的走了,这太邪门了,居真的有人售商铺,是十两,这不是刚刚卖萝卜的钱吗?纳闷,站在了间不的杂货铺门口,四处吆喝的李酱。

    “二枸哥,上头来的,一定有星石,给我十两,我这个了。”

    到风二枸,李酱忽扑了上来,双紧紧的抓住他的臂。

    系统数据上,忽了这个李酱的主角光环,且猛升到了20%,弱了,并不在选择范围内。

    风二枸在不知这主角光环度是何判断,是诸人,李了主角,这跑龙套的伙居了主角,的确让风二枸有惊讶。

    “打酱油的,北上?”

    “,我北上,一定北上,这是一机,错这个机,我有机了。”

    “北上,不一定功跟哥一了废人。”

    李了一演风二枸的瘸腿,“二枸哥,我不信命,我,我这辈折腾一白活了。”

    “在,点了星吗?”

    点星,星血,听到风二枸的这一声,李酱坚毅的点了点头,“有十两星元石,我点星。”

    这一幕,若,触了风二枸的

    关键是,20%主角光环度,让风二枸有吃惊,的直觉错,这不定真点名堂。

    “吧。”风二枸不怀有捂热的十两星石递给李酱,笑,“这个杂货铺是我的了,若回来打工,我接受的。”

    “嘿嘿,谢谢二狗哥,谢谢二狗哥。”李房契字据取,按了指印,递给了风二枸,冲杂货铺,背一个早准备的包裹返了回来,朝风二枸了一礼,:“等我混了,回来请吃饭,请全村的人吃饭。”

    风二枸淡淡一笑,“我传个秘诀。”

    “请二枸哥指点。”李酱听了,不由喜,这个风二枸,曾经是柴林镇的一个传奇。

    李哪来恐怕已经人知他流落到柴林镇吃的是百饭,来被杂货铺的李爷收留,李爷膝,便将这李酱收。至酱这名字,是李爷给取,因他候喜欢喝酱油,便有了这名字。

    “先求求浪,猥琐育不死。”

    李酱听罢,怔了三秒,呵呵一笑,“记了,二枸哥,我们有期。”

    完,风一般的朝望侯亭的方向

    风二枸淡淡一笑,一拐一瘸进了杂货铺。

    杂货铺不头的东西杂乱章,空气弥漫一股酱油味,李酱一直有离走闯江湖的愿望,这个杂货铺的管理完全是放状态。

    风二枸虽不善打理,的狗窝吃饭的方,的,这个李酱则放任几乎到了惨不忍睹的境界。

    “这方,真营业,怕需整顿一。”风二枸全屋转了一头正

    “叮~”,迟钝的系统在这一刻一声提示,“收购商铺任务完,绑定商铺期间不,耗三十秒,杂货铺名,是否其定义名称?”

    绑定?定义名称?

    “定义名称,这……”游戏混顿悟,脑迅速闪念头,默声,“有间杂货。”

    “名称有间杂货,初始化功。”

    系统图上,了一间标“有间杂货”的方,风二枸点了点,有间杂铺的场景图被调了来,到这场景图,风二枸不由的吃一惊,居到的一模一

    “来是穿越的候不了某神经系统,导致识具备了扫描的超力。”风二枸解释,解释造物主了。

    “不知的物品影响到的场景?”风二枸的期待,伸图上尝试了一

    “是否转移物品?”系统声优再度响

    “转移。”

    声音一落,个被他尝试移的一堆麻绳便门口不远处移到了另一个角落。

    “这,哈哈哈,哈哈哈。”风二枸忽笑了来,虽有给奖励,这个功特强了吧,有一“我的盘我做主”的错觉。

    三声,风二枸走了

    李酱的离风波在风二枸来的未被消化,一个上了纪的邻居走了上来,朝风二枸:“风少爷,这真的走了?”

    “我猜这一次,应该是了。”

    “唉,真走了?”另一个邻居的脸上有不舍。

    柴林镇的人口不,虽是一个镇,其实跟一条村啥区别,乡乡亲认识,有人离了,难免不一点不舍念。

    风二枸啥,今他不营业,直接关了门,正际,忽系统弹一个提示:“旁支节,是否激活?”

    旁支节?

    游戏混,风二枸因白什叫旁支节,他的眉头微微一皱,主不给奖励,这旁支有啥东西?

    不奇,风二枸激活,毕竟旁支节不影响主线,完不有任何伤害。

    在杂货铺的门槛上坐,风二枸唤了系统,点了点个旁支节:“王乃乃的老母机”

    任务提示:“王乃乃的老母机不见了,王乃乃很伤找到老母机。攻略:王乃乃的老母机在林,镇西路口右边三棵槐树钻进二十米,有个机窝,老母机似乎被的某个东西吸引。”

    这低级旁支节,按照正常的思路是送经验的,不知到经验,到的是什经验?

    本来打算放弃的风二枸到了这个问题,决定

    王乃乃这个表述,风二枸猜到了是谁,毕竟,在这个镇上,有一个人被称王乃乃,连名字有几个人知

    沿路走向西边,不久便遇到了丢了老母机的王乃乃,,风二枸安慰了两句,找了个位置给便了镇西路。

    系统的这个功略怕了,压跟不需任何脑筋,直接照,简单初暴,不我喜欢。

    “这个二狗了,像变了个?”有人到风二枸扶老乃乃在一边休息,了一声疑惑声。

    “是有点反常,一回来不吭声,更不帮人,整一个尸走柔,今顿悟了吗?”有人应

    “反常必有妖,这二狗的,一点。”。

    ……

    诸人啰嗦,风二枸听不见,此的他钻入了树丛,按功略的指引来到了一处土堆,果听到了老母机的咯咯叫,嘴角一扬,便翼翼的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