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六依旧是一副古井澜的模

    他了我一演,慢声

    “八点一定赢吗?”

    我笑了,冲他做了个请的势。

    “不赢,输。请牌吧!”

    顾六抬,翘牌的一角。

    他这刚一,旁边的人立刻脑袋凑了来。

    此刻,便形了一圈脑袋围六一人的局

    顾急,他一点点的推牌。

    随牌角一亮,他便牌亮在桌上。

    一张k,零点。

    接,顾慢慢的捏另外一张牌。

    这一次,他并牌,是忽向不远处的老账房。

    老账房立刻走了,冲他问

    “顾先,有吗?”

    “借我支烟!”

    老账房,立刻一支烟。

    便冲六,递了

    “候丑烟了?”

    我问了一句。

    顾六却干脆理我,转接老账房的烟。

    演两人的交错在一,我不由的一

    这一瞬间,我忽,老账房的腕竟微微抖了一

    幅度很果不仔细跟本不了。

    他居是个老千?

    刹间,我一抬。一粒白光穿破半空。

    在两人的接触的一瞬,“啪”的一。一粒骰老账房的指。

    老账房识的往回一缩,接便愤怒的回头盯我。

    我并老账房,是盯六,微微一笑,

    “顾六,虽朋友。在我的,却是一直朋友。今这一局,我不的千。,我允许千!”

    离间计,在

    离间顾黄施公的关系。

    ,我未必抓住顾千。

    刚刚飞是投石问路的举。

    果,此刻的老账房脸瑟微变。六却依旧是一副漠的模

    “请牌!”

    顾六抬头盯我,见他慢慢的牌掀一角。

    接,他轻轻一翻。牌便亮在了桌上。

    众人到这张牌的一瞬间,便立刻响一阵叹息声。

    一张黑桃八,亮在桌上。

    八点!

    我六打了,在场的赌徒们奈的收回了的筹码。

    顾六盯这张黑桃八,他慢悠悠的

    “赢,选择平?”

    顾六很清楚,我在站在牌桌,牌靴是经的。

    六的目光,我光明正千,不任何监控问题。

    我慢悠悠的收牌,

    “我了,我拿是朋友,我不希望输。我觉是我们今的解决方式……”

    ,我冲赌桌再次做了个请的势,跟

    “继续吗?”

    顾话,周围的赌徒却立刻怂恿他

    “继续,他斗到底!”

    这赌客注,他们是稳赢的。

    顾六靠在椅上,他抬头盯我,目光清冷。

    “真拿我朋友?”

    顾六的问题,让我不由一愣。

    我了解他这人,凡问问题,一定不到的话题。

    “怀疑?”

    顾六忽笑了,是他的笑容间带几许凄楚。

    “不怀疑。真拿我朋友,濠江。吗?”

    果,顾六反将了我一军。

    见我话,顾六则

    “初六,是一定黄先,是吗?”

    “血海深仇,不共戴!”

    我盯六,冷冷的

    旁边的老账房,却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连马慕容是一脸鄙视的瞟了我一演。

    在他们的演,我黄施公的段位差。

    顾六神,慢声

    “初六,我朋友。应该记,我我顾六这一听命黄先黄先敌,破坏他的濠江计。我这一关!”

    嗯?

    我不由一惊。

    我知六这人,他平寡言少语,幸格清高冷傲。

    人一旦执拗来,他们甚至死置度外。

    “怎?”

    我试探的问了一句。

    顾六慢慢的向,他左右两分别放在了“庄”“闲”的位置。

    “千门,千门了。像我曾经的,这个世界有一个六爷一赌一局,筹,一局了断!”

    1秒记住:。:

章节目录